曲靖

中国社科院:四季度房地产复苏周期或现拐点

2017年10月16日来源:中国经济网国内动态责任编辑:zhangsijie

2017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好于预期,处于小周期的上升期。本轮经济周期的主要推动力来源于供给侧改革、房地产复苏以及国际经济复苏三个方面。四季度虽有下行压力,但在供给侧改革的推动下,经济增长的韧性已经加强,全年经济增长完成年初预定目标没有问题,预计全年经济增速为6.8%。2017年四季度需要创新宏观调控方式方法,继续推进供给侧改革,精准把控短期波动,化解经济中潜藏的风险,促进经济平稳增长。

中国社科院:四季度房地产复苏周期或现拐点

●2017年稳健中性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监管搭建出双支柱的宏观金融调控框架,为维护金融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双支柱宏观金融调控框架下,为防控风险,货币金融环境难言宽松。
  ●当前,供给侧改革继续深化,三去一降一补成效显著;房地产去库存政策带动房地产市场销售和房地产开发投资回升;国际经济复苏带动了我国出口增长,出口对GDP的贡献上升。初步预计2017年三季度GDP增长6.8%左右,消费物价指数上涨1.5%。
  ●应抓住时机,进一步实施积极有效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灵活的货币政策,创新宏观调控方式方法,在保证国内需求基本平稳的前提下,继续推进供给侧改革,增强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化解经济中潜藏的风险,使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
  ●一方面,把防范大规模失业风险作为经济增长的底线,实事求是地评估经济增长的需要与可能,提高社会政策托底能力,适度调低经济增长预期。另一方面,把防范债务危机作为债务增长的底线,同时加大政府债务“开正门”的力度,使地方政府隐性负债显性化,提高债务透明度,降低债务成本,增强政府债务的可持续性。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
  2017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好于预期,处于小周期的上升期。本轮经济周期的主要推动力来源于供给侧改革、房地产复苏以及国际经济复苏三个方面。四季度虽有下行压力,但在供给侧改革的推动下,经济增长的韧性已经加强,全年经济增长完成年初预定目标没有问题,预计全年经济增速为6.8%。2017年四季度需要创新宏观调控方式方法,继续推进供给侧改革,精准把控短期波动,化解经济中潜藏的风险,促进经济平稳增长。
  全球经济复苏
  2016年四季度以来,世界经济开始从底部缓慢复苏。2017年4月IMF上调了全球经济增速0.1个百分点,预测2017全球经济增速3.5%,高于去年(3.1%)和前年(3.4%)。在之前两年IMF的全球经济模型总是高估了经济增速,往往是不断下调当年的经济增速,而进入2017年以来,IMF对主要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增长预测至少上调一次,欧元区、日本、中国被连续上调,值得关注。
  1、美欧日复苏
  从经济的总体情况来看,美国与欧盟、日本等主要经济体均处于复苏通道。美国二季度GDP大幅反弹,环比折年率从2.6%上修至3%,其中占美国GDP 70%左右的个人消费支出增速3.3%,是2016年二季度以来最快增速。受到全球贸易回暖的积极影响,欧元区和日本经济持续复苏。欧元区二季度GDP符合预期,环比终值0.6%,好于前值0.1个百分点,显示出欧元区经济复苏正变得扎实。日本二季度GDP环比增长1%,大幅好于一季度的0.4%。
  2、新兴市场国家好转
  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长好转,中国连续两个季度GDP增长6.9%,比2016年提高0.2个;俄罗斯、巴西摆脱负增长,经济增长出现明显好转,南非经济增长保持平稳;印度经济增速略有回落,2017年二季度经济增长5.7%。
  五个金砖国家中,中国消费物价指数涨幅保持低位,俄罗斯、巴西、印度和南非消费物价指数同比涨幅继续回落,2017年8月份俄罗斯、巴西、印度和南非CPI通胀率分别为3.3%、2.5%、3.4%和4.8%。
  3、国际贸易扩张
  全球贸易量在2016 年估计增长了2.2%,是2009 年以来的最慢速度,低于按市场汇率衡量的世界GDP 增长率(2.4%)。贸易的进一步减缓是由发达经济体的贸易走势导致的,其出口和进口相对2015 年显著放慢。但2016年四季度以来,美欧日出现复苏迹象,随着需求特别是资本支出恢复,2017-2018 年贸易增长将加快。
  同时,随着大宗商品出口国投资逐步复苏对进口增长起到促进作用,预计2017-2018 年贸易增长将进一步加快。IMF预计2017-2018 年的全球贸易增长率预计将接近4%。
  4、资本双向流动加快
  一方面,由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更快、基础设施需求更大,发达经济体面临人口老龄化等结构性变化,过剩储蓄可能会流向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另一方面,发达经济体的货币政策正常化前景可能使资本朝相反方向流动,特别是如果美国采取更为扩张的财政政策,或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出现不利的资产负债表效应。此外,全球不确定性依然很大,特别是保护主义风险上升,如果这种风险变为现实,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将受到特别大的影响。总之,大规模和持续的资本“下坡”流动在短期内似乎不太可能出现。对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而言,充分利用资本流入的好处仍是一个核心挑战。

  • 意向区域
  • 价格